新闻详情

    国研中心副主任王一鸣:处理隐性债务要“开前

    [field:pubdate function="MyDate('m-d',@me)"/]

      每经记者李彪李可愚每经编辑陈旭

      当前,中国杠杆率情况如何?如何看待当前的隐性债务现象?为此我们应怎样综合施策?

      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,这些话题毫无意外成为代表委员们讨论的热点。

      3月4日,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驻地对记者表示,目前在企业、家庭、政府的杠杆率中,对比国际水平来看,企业的杠杆率是最高的。对于那些高杠杆的部门来说,要结构性降低它们的杠杆率。

      此外,在隐性债务方面,王一鸣指出,现在隐性债务扩张势头已经得到初步遏制,也建立了追责机制。在此基础上,我们还要摸清底账,并推出一些制度性的规定。具体来说,就是通过“开前门堵后门”的方式适度扩大专项债规模,但不允许隐性负债。

      除地方债、杠杆率等热点话题外,王一鸣还就新一年经济增速、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和方向等热点话题,在驻地接受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(以下简称NBD)记者的专访。

      外部因素对中国经济影响大

      NBD:当前,您如何判断2019年的中国经济走势?

      王一鸣:目前,中国经济走势还是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,压力主要与外部因素有关。现阶段,全球经济增长出现放缓,特别是美国经济已经进入“见顶回调”的状态;欧洲则因为英国脱欧,再加上民粹力量抬头,导致欧元区经济的表现也不如预期;日本经济相对处于低速状态。再加上中美经贸摩擦的因素影响,所以在外因方面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。

      在国内经济领域,我们也面临着结构调整、转型升级和动能转换等局面。在这样内外交互的作用下,自然会对整体经济产生一定的压力。

      但是我还是很有信心,因为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来看,就是遇到压力、倒逼调整、倒逼改革的过程。所以说有压力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好事,经过调整改革,能够为今后更长期的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。

      从今年的经济走势来看,我认为整体经济不会太差,中央也采取了逆周期的调节政策,同时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经济结构整体健康,也不会出现社会上一些悲观预期所担心的经济下滑局面。因此我觉得对今年的中国经济还是要有信心。

      基建投资不会大幅回落

      NBD:去年固定资产投资降幅比较大,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回落降幅最大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您怎么来看2019年的固定资产投资,其增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?

      王一鸣:我觉得,从各分项上看,因为各级政府正在积极推动开工建设一些基础设施项目,尤其是开春以后开工建设项目还会增多,所以基建投资就不会像去年那样大幅度回落,而是会有所回稳,然后与去年相比还会有一定的上升。

      此外,房地产投资现在还处于高位运行阶段,2019年房地产行业会有一定的调整,但应该还是继续处于高位附近。目前房地产开发投资9%的增长率可能会面临一定的调整。

      制造业投资大体还是稳定的,所以今年的整体投资与去年相比应该更为稳定。

      在今年“稳投资”的重点方面,我觉得代表新技术的基础设施投资,包括5G智能制造、物联网这类投资的份额会提高。当然原来一些短板领域还得增加投入,因为当前中国还处在发展中国家的阶段。

    Copyright